茶经的传说之:山水之呤

陆羽来新昌后,一直独行山野,采茶觅泉,品茗鉴水。初冬,天空灰暗、阴郁,山风咧咧、微寒,先前翠绿的山峦,逐渐表示出几种色彩来,深红的枫叶,暗绿的竹林和落叶树林的褐黄色 广阔的大地寂静深远,偶尔,从山的深处,传来几声鸟的叫声,叽叽,叽叽 这天,陆羽溯一小溪行至一山谷,浓绿的竹林里有三间茅屋,他想进去歇歇,有人吗? 陆羽问道。汪汪 一只小狗从茅屋里跑露面,过了一会,整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竹林里走出来,这位先生,有什么事? 路过,想讨碗水喝,不知方便? 陆羽说。请进,请进。 在屋内坐下,那人说,先生不凡,是否说明先生贵姓? 小生复州竟陵陆鸿渐,不知先生高姓? 陆羽见这人气度格外,决非平常山民。神交,神交,在下南岳野人李长源。 你,你是李仙师? 陆羽大惊,这时,从户外进入一个青年人,高大,壮实,浓眉大眼,二十二、三岁上下,师傅,来客人了? 放下肩上的东西后问道。他是本人徒弟杜翔云,这位是名士陆鸿渐先生。 李泌,字长源,大唐名臣,官至宰相,封邺县侯,世人因称李邺侯。他是南岳钦赐隐士,精良的政治家,军事家和宗教家。是一位传奇性的人物,后世评判极高,《三字经》中便有他的故事。陆羽问李泌,仙师如何会来新昌的? 求仙隐逸啊。 李泌说完,哈哈的笑了,本来李泌是避祸,第一时间,宦官弄权,朝政昏暗,他在南岳难求安定。均是宫里的哪些人弄露面的哦。 说话间,看了一眼杜远,又哈哈的笑了。师傅又开我玩笑。 那小伙子说。宫里人?太监?不不妨呀?陆羽疑虑不解的看了那小伙子一眼,搞得他整个大红脸。这时,李泌说,本身说错了吗?你不就是宫里的?李泌笑着告诉陆羽,那小伙子叫杜远,字翔云,出身豪族,十五岁起以三卫郎为玄宗近侍,相差宫闱,扈从游幸,可为少年得志,那时,他和韦应物一起,横行乡里,确实干了很多荒唐事。天宝十四年,安史之乱爆发,杜远开始陪同李泌,说要痛改前非,好好做人。说说你,你来新昌干什么? 李泌问陆羽。本人是来新昌大佛寺的。 陆羽说,我想写本书,关于的书。好,这是善事,有志气。 李泌说。仙师是大家,请多指教。 陆羽说。你是茶中高手,我哪指教得了?不过,咱们才能聊聊。 李泌说。后来,陆羽在茅屋住下,相谈盛欢,一住月余。他们天上地下,神鬼佛道,山水草木,什么都谈,当然也谈茶,李泌曰茶道是礼的修行,是美的感悟。这天,李泌和陆羽说,过二天我要回南岳了。 陆羽说,师父要回去?不能再住些日子?再教教本身。在茅屋住下的当天,陆羽也拜李泌为师。李泌是身不由己,他是肃宗的密友,至德年间,有诏给三品禄,赐隐士服,在南岳修行,是半官半民的身份,皇上常有事找他。李泌和杜远说,妳也别去南岳,本人已向圣上举荐你在浙江做官。 本身送你回去。 杜远说。有人来接俺,别送了。 李泌笑眯眯的和陆羽说,这宫里的小子给你了,何时。 自己不安心,俺送妳回去。 杜远说。陆羽也说要送他回南岳,后来,杜远送李泌回南岳,说好开春后来新昌。早晨,太阳从山那边升起来,金黄的阳光照在大地上,空气一下子暖和起来。小姐,太阳出现。 春红叫着投入,这些天阴郁灰暗,已有很多天没见太阳了。太阳出来了? 贺淑莲说,拉开窗帘往外看。小姐,咱们出去走走? 春红说。去哪玩? 去沃州湖?如何样? 春红说。好,去沃州湖,你去备船。 贺淑莲说。不一会,春红回来了,船备好了,本人们这就走? 这时,石榴投入说,我也想去。哦,一起去吧,咱们穿男装去。 贺淑莲说。江水平静湛蓝,阳光暖和柔滑,小船沿新昌江逆水而上。三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,站在船头看风景 约走了一个多小时,小船侵入山谷,江面变窄了,水流有些急。忽然,天空暗了下来,起风了。春红说,起风了,小姐坐船舱里去好不好? 小船慢慢的走着,山谷寂静、空旷,逐步,江面变宽了。又往前走,山谷、江水拐了个弯。这时,贺淑莲坐在窗前,和春红聊天,忽然听到一特地的声音,古朴、浑厚、低沉、优美。春红问,这是什么声音? 贺淑莲说这是有人在吹埙,叫船停一下,自己们听听。又往前走了一些,船停住了,贺淑莲见到岸边的林子里有个年轻人在吹埙。这是什么曲子,这么好听? 春红说。这是古曲山水之呤。 贺淑莲和春红说,取自己的琴来,她忍不住,也想弹一曲。这天,陆羽从上游下来,在江边煮茶品水,一时兴致,吹起埙来。陆羽世界名士,他是驰名诗人,音韵和小学大师,音乐家,戏曲家,书画家,史学家和考古学家。陆羽精通多种乐器,擅于吹埙,师从大唐国际首选琴师董庭兰。一条小船渐渐停在岸边,他正疑惑,忽然船那边传来琴声,也是山水之呤,高妙!陆羽大喜,换了一只曲子,那边也伴随换,完了又换曲,船那边又和,这样吹着,和着 高妙、神秘的声音在山谷间飞扬。这时,稀疏的雪花,首先从天空中飘下来,风大起来。陆羽忽然开口说,小生复州竟陵陆鸿渐,先生大雅,是否告知尊姓大名? 自己家小姐姓贺,叫 石榴嘴快,正要说,春红拦住了。虽然早就觉得这人不一般,但听说他是陆羽,贺淑莲还是食用了一惊。贺小姐?可,可否请小姐喝杯茶? 陆羽心里说,我真糊涂,那琴声,千娇百媚,婉转柔和,不就是个女儿身吗?多有不便,下次吧。 贺淑莲和春红说咱们回吧。小船在调头,陆羽和她们说再见,再见。小船走了,逐步远去。陆羽忽然一惊,如同是梦醒一般,上竹筏追去。石榴过来说,他追来了。 春红说,真的?自己看看,把头探出窗去。哎,追上了,他又在吹呢。小姐,他吹的是什么曲子? 这,本人,自己不理解。 贺淑莲红着脸说。不说?自己去问他了。 春红调皮,起身要走。是凤求凰。 贺淑莲红着脸,蚊蝇如的轻声说。他在追你,他在追妳呀。 春红叫道。不是的。 贺淑莲娇羞的说。陆羽的竹筏快,不一会,贺淑莲的小船被他追上,想上前问,又认为不友好,就这样,吹着埙跟着。悄然无声,到达城东,小船拐进一条小河。陆羽没再跟进去,这是别人的后花园。他回头去城东码头,在那儿上岸。码头边有家茶馆,老板姓李,四十多岁,陆羽认识。进门后,李老板和他打招呼,陆先生,你好。 妳好。 陆羽说。近来在忙什么? 在乡下,你知道那边有家姓贺的? 陆羽说。李老板笑了,看上贺家的小姐? 不是的,不是的。 陆羽脸红了,贺家有一位小姐? 贺家只有小姐,没有儿子。 李老板说,贺小姐就是江南才女贺淑莲。真是她,江南才女贺淑莲,陆羽心跳得慌,起身走了。 郑重声称:喝茶属于保养粮食,没法直接替代药品使用,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严谨食用,部分文章来由于网络,仅作为仿照,假如网站中图片和文字加害了您的版权,请笼络本身们处理!

发表评论

昵称